福建泉州坍塌酒店救援现场救援人员争分夺秒搜寻被困人员

图为消防、建筑工人、吊装司机等众多人员在坍塌地现场争分夺秒搜寻被困人员。张斌摄

图为救援人员在坍塌地现场争分夺秒搜寻被困人员。张斌摄

这事几天前又迎来了后续:《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1000万!》,作者的朋友“长沙的牌面传媒”的老板罗亮,一年烧掉380万,抖音1000万垂直剧情类粉丝,却决定解散团队,因为“没赚什么钱”。

业内赔钱的人确实多。

疫情给短视频/直播类MCN行业打了一针高浓度鸡血,在动辄亿级流量变现的呼声面前,入局者一时风头无量;但无论是短视频广告还是直播带货,在大起大落后,明显进入了洗牌期。

4月29日,一篇《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被行业热议,作者自述了一个公众号矩阵粉丝1000万的图文老炮,用大半年时间投身短视频,将出售公众号获得的400多万元亏得底朝天的故事。业内人士称其揭露了腰部机构和账号的残酷生存现状。

一、行业在洗牌:“搞IP账号的,基本都亏钱卖”

曹旨东表示,到了今年,抖音的智能推荐算法才开始发挥真正的作用——兴趣协同的人群趋向无限精准,垂直类目崛起。

消防员正在进行负重登十楼比赛。 张瑶 摄

他认为抖音玩法的变化出现在2019年10月。经过不断反复的效果测试,发现只有最直接的产品视频才能快速变现,不断吸引精准客户,“一开始效果不明显,坚持1个月后效果会非常明显”。

消防员正在进行负重登十楼比赛。 张瑶 摄

短视频的烧钱程度昭昭在目,账号的变现能力却是门玄学。

曹旨东持同样的观点:抖音的粉丝一点都不重要,“我培训和知道的月销上千万的抖音号不下20个,没有一个粉丝超过10万,甚至很多就几千粉丝。”

阿翔提出,编导输出能力与垂类博主的才能才是短视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晴矢认为未来3个~6个月,有50%左右的相关MCN公司会被自然大浪淘沙掉。

不过,类似事件恐怕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我们和包括爆文《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1000万!》的作者晴矢在内的几个同行聊了聊,想知道MCN大部分都亏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亏了钱,问题到底出在哪?

不少同行表示,看似蓝海的短视频市场中,大部分公司都在面临亏损,账号变现难。

“我觉得抖音就是一个搞流量的平台,你如果有可以赚钱的生意,可以通过抖音把生意放大。但如果你指望搞内容养粉丝,然后去接广告,这条路线不行了,是走不通的。”晴矢表示,自己身边从公众号转向短视频的创业者几乎无人成功。

从新浪微博的角度而言,近年来,一直紧抓“热搜榜”审核,但这些也仅仅是针对第三方机构的刷量行为,换言之,合作就应该找官方。

从微博财报来看,2019年Q1至2020年Q1,新浪微博广告与营销收入分别为3.411亿美元、3.707亿美元、4.125亿美元、4.059亿美元、2.754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3%、0%、1%、-3%、-19%。

在新手投入上,曹旨东建议,要么找大佬带,不要轻易落入课程韭菜陷阱。“个人做抖音一个月最好不要超过2万,商家投抖音一个月不要超过10万,没看到清晰的回报可能性,建议不要自己硬碰。”

不过,晴矢也认为,之所以行业大量的人入局失败,是因为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单纯的内容制作上,只使用流量思维思考问题,变现上考虑不足。

晴矢对新榜表示,他所知业内主攻IP账号的创业者“基本都亏钱卖”。

“现在赚钱的公司,基本上粉丝规模都在一个亿以上,没有几家,所以我说头部垄断。”晴矢说,“品牌广告资源集中分布在机构大号上。我拉了个群,现在40多个老板,都是亏钱的,几十万到几百万。”

所以为何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答案一目了然。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业务局负责人强调,网站平台应当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健全管理制度,明确内部审核处置流程,既不得为违法违规信息提供传播平台,又不得随意干预信息正常呈现、干扰网上传播秩序。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将进一步强化日常监管,督促相关网站平台加强内部管理和自律,依法依规开展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阿里巴巴以5.86亿美元购入新浪微博18%的股份,截止2019年3月31日,阿里持股为30.2%,拥有15.8%的投票权,依然为新浪微博第二大股东。

截取时间:6月11日12:00分(左) 6月10日15:00(右)

“目前市面上也有新浪微博的外包公司可以操作热搜业务,也就是等于间接和官方合作”,上述知情人士说。

“换汤不换药”的游戏背后,其实新浪微博给你看到的是“竞价热搜”。

七、开展人民战争。各区县(市)抽调机关干部参与,一律安排到社区、村屯,尤其是开放老旧小区执勤。发动社区人员、城管人员、片警协警、党员群众、保安人员、基层医务人员、志愿者等人员组成值班小组,佩戴红袖章上岗执勤。

二、玩法在变化:太多人“跑偏了”

图为消防、建筑工人、吊装司机等众多人员在坍塌地现场争分夺秒搜寻被困人员。张斌摄

阿翔的广州团队约60人,成本每月约一百万,单月营收600多万。他手下有包括刘哈哈、莫邪、田小野、幻颜当铺、禾也等多个优质账号,均为剧情型,重点营收方式各不一致,实际变现收益取决于内容质量,也就是背后的内容输出团队。

如果未来新浪微博仍旧存在人为操控、明码标价、外包合作等行为,势必会让热搜的“权威性”再次下降。岔路口将至,如何迈步,王高飞需要仔细权衡。

他以自己朋友的号举例:“‘画界 · 岩板家居’这种垂度很高的号去年根本做不起来,今年三个月变现2000万,加爆10个微信号、客户几万个。”

此前,阿翔曾经解散过旗下700万+粉丝的账号。“内容做得很好,涨粉很快,但是一接广告就凉,广告商就不投了,对吧。”阿翔表示,短视频平台与公众号不同,粉丝再多也没有流量保证,广告内容必须过硬,才能达到令广告主满意的数据效果。广告的完成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短视频账号的生命力,而不是粉丝量级。

就在最近,粉丝800万的抖音号“守艺小胖”也宣布卖号,令人大跌眼镜:近千万的粉丝量级,变现能力都无力供养团队。

有知情人士透露,如果想增加事件上热搜的机率,除了第三方公司刷榜外,也需要在官方的账号上进行一定程度的付费营销,这样会增加上榜机率,且新浪微博内部组别众多,存在竞争机制,需要多方面“打点”。此外,热搜除了机器选定外,还需人为判定,这也让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新浪微博手中。

2017年9月,李荣浩微博发文称唱片公司为了让更多朋友看见歌谣的MV,买了热搜第五的位置;2018年1月3日,王思聪曾在微博发文,30岁生日被人买热搜拿来挡子弹。

此外,该事件发生后,蒋凡妻子微博被删,引外界猜测不断。目前,微博被删原因是官方操作还是个人所为仍没有准确答案。

消防员正在进行百米负重跑。 张瑶 摄

消防员正在进行双人架设六米拉梯操比赛。 张瑶 摄

二、管住人。每户家庭每2天可以指派1名相对固定的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用品,外出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其他人员除看病、上班和公共事业保障外,一律不得外出,其中发热病人外出看病,要有专人陪护到设有发热门诊的医院就诊。各社区、村屯禁止非本社区、村屯人员进入,外来人员因特殊情况必须进入的,要检测体温,实行“一人一表”登记,全面登记个人信息、联系方式,落实定人定点跟踪防控措施。对快递、外卖活动,一律实行无接触配送。

“操控舆论”一直是新浪微博的拿手把戏,官方买榜以及第三方刷榜也都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如果说干涉“蒋某事件”是资本家的游戏,那新浪微博的热搜生态其实更像一场交易。

针对网信部门约谈,新浪微博回应称:“将严格落实管理要求,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加强违法违规信息管控,健全完善内部审核处置流程,积极维护网上传播秩序,构建微博社区的良好生态。”​​​

某抖音直播代运营机构负责人曹旨东向新榜表示,到了今年,抖音的玩法出现变化,导致很多人“跑偏了”。

“不赚钱的人肯定占多数。”

评论区中难兄难弟集结,都在炫“亏”,个个在百万级:

离开变现谈内容都是耍流氓,阿翔也表示,尽管内容很重要,广告的创作才是实现变现的核心环节。

六、落实责任制。对社区、村屯隔离工作,市级负责整体指导监督,区县(市)和街道乡镇负主体责任,实行包保责任制,将责任落实到人。

在反复测试中,曹旨东逐渐产生了“抖加带货项目没有生命力”的认知。

起码目前来看,更偏向于前者。根据上图可以看出,在新浪微博热搜榜被要求停更后,其广告位仍有变动。也就是说,此前承接的广告合作还在“滚动播出”。

MCN公司“灵猫文化”创始人阿翔观察,周围赔钱的相关MCN公司在90%以上。

此事发迹于微博,最终不了了之。按常理,蒋凡、张大奕二人本身就是企业家,且张大奕还有网红身份,舆论扩散后一定是会在微博引发探讨的,但此次事件中,相关话题热度始终不高,甚至最终直接在热搜话题榜中消失。

这样烧钱的结果,手里最大的是个200万粉丝的本地号,规模虽有,营收却不尽人意。

目前,曹旨东的团队主攻企业代运营,看好垂类企业带货的发展前景。“企业才是有持续有付费能力的群体,也有实力不断改善产品。”据介绍,团队孵化的微商企业在抖音第一个月便博得了500万业绩,纯靠抖音短视频和直播。

所以,摆在新浪微博眼前的最大问题是,热搜的定位是什么?盈利产品还是基于大众热议的话题榜单?

曹旨东的团队去年入场,起初做抖加视频带货,只跑天猫店70%佣金的产品,一个视频、一个产品就可以玩一个月。“抖加带货有效的前提是高佣金的产品,足够吸引人的卖点,不断测试优化。”

4月9日,长春消防支队举办首批新入职消防员结训体、技能对抗赛,37名新入职消防员分别在3000米跑、负重登十楼、百米负重跑、10米×5折返跑、一人三盘水带链接操、双人架设六米拉梯操等6个科目开展竞技。

外界有声音认为,根据网信部门的通报来看,蒋某无疑是天猫总裁蒋凡。新浪微博干扰传播秩序,指的就是今年4月,天猫总裁蒋凡妻子董花花发微博喊话如涵CMO张大奕:不要招惹自己老公。

三、内容到底重不重要?离开变现则无意义

短视频,尤其是剧情类账号出于画面质量要求,通常格外烧钱,以《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1000万!》一文中的朋友罗亮为例,一年设备花费几十万,还有“人力是大头”,总共搭进去了380万。

晴矢的文章中也提出,罗亮团队的解散原因之一就在于创意类编导流动性大,便很难保证优质内容的连贯持续。

图为大型装吊设备、挖掘机等已进入坍塌地周边作业。张斌摄

可以肯定,如果将热搜去“商业化”势必会让新浪微博“雪上加霜”。对于平台方引导舆论、干扰舆论一事,网信部门已经给出评判。而互联网社交平台依托于社会与用户的信任,并不是企业本身的自留地与后花园。

一、关住门。对所有社区(住宅小区)、村屯实行封闭式管理,原则上只保留1个进出口,并安排专人24小时值班值守。在非主要通道拉警戒线隔离,对本社区、村屯人员进出做好登记,严格做到“二人二查二问”,即每个卡口至少2人值守,查体温、查身份证(或出入通行证),询问“到哪里去”“为什么去”。

本公告自发布之日起施行,解除日期另行通知。

图为救援人员在坍塌地现场争分夺秒搜寻被困人员。张斌摄

而在直播带货方面,疫情迫使线下销售转向线上,商家寄过大希望于直播电商导致行业经历了不健康的膨胀期,“整个市场都很乱,很多时候就没有办法辨别一个主播的或者一个账号的带货能力它到底怎么样。”

“灵猫文化”创始人阿翔认为,大盘上亏损的人多有多方面原因,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在于内容生产能力。“有的人本来可能不适合做这种内容的,可能看别人赚钱都来弄,做了可能就亏了。”

“我是觉得能赚大钱的想法害死人,大家进场都想一夜暴富。”曹旨东表示,太多新入场选手还在走古老的流量思维,以腰部公司挑战头部的玩法,自然活得艰难。“我现在只关注小流量,不同类目的垂直人群。”

3月9日,消防人员、建筑工人、吊装司机等众多人员在坍塌地现场争分夺秒搜寻被困人员。当日,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欣佳酒店楼体坍塌事故现场依然在紧张救援中。7日19时05分,泉州鲤城区南环路欣佳酒店发生楼体坍塌,71人受困(不含自行逃生9人)。截至9日14时,现场搜救出受困人员50人(其中11人死亡),仍有21人失联。

大经济环境下,整体的投放广告都在变少,导致短视频广告变现能力逐日缩水。“这还不算从微信那边迁移过来的那波广告主。我觉得抖音它整个平台的广告,现在都在往效果那边转,这品牌广告肯定会越来越少。”

和讯科技了解到,目前新浪微博热搜位3、6为广告位,前者一般明码标价,后者多为合作资源置换。

五、早隔离。所有外省来人或返乡人员一律实行居家医学隔离观察14天,每天记录体温和症状。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或疑似患者所在楼栋单元实行严格的封控管理,在其住处显著位置设立标识牌,设置警戒线,严禁人员出入。对确诊患者的其他家庭成员密切接触者,要严格集中隔离。

四、禁聚集。禁止居民村民走亲访友、串门聊天打牌、聚餐、聚集。

亏得最多的可能是咪蒙,几天前一篇特稿中显示,咪蒙做短视频一年,赔掉1800万。

当前我市疫情形势十分严峻,全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坚决贯彻党中央和省委常委会各项决策部署,当前工作重点是防扩散,关键是把社区、村屯隔离工作抓实抓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相关规定,现就我市加强各区县(市)、社区(村屯)隔离工作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八、开展“不见面”服务。水、电、气及通讯等公共事业单位窗口实行“不见面”网上办理、网上缴费。在疫情防控期间,对非恶意欠费者不停水、不停电、不停气、不停网、不停机。

三、看住车。各社区(住宅小区)、村屯封闭期间,非本社区、村屯车辆一律禁止出入,但应急车辆除外。本社区、村屯私家车确需外出的,每2天限1次1人,记录好离开时间、事由、目的地、返回时间等。上班、公务用车的,凭单位介绍信或公文(列出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等)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