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英雄谱丨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贤以弘德术以辅仁

“国有危难时,医生即战士。宁负自己,不负人民。”这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抗击非典时说的话,而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72岁的他再次肩负起使命,把博大精深的中医药写进了抗疫的“中国方案”。

近日(8月31日),天津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开学典礼上,张伯礼给大家上了历时三个小时之久的开学第一课。每一句话、每一张图片、每一个故事都讲述着一位校长、一位医者、一位战士对中医药事业的崇尚和担当。

“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张伯礼:希望大家能够看到你们肩上承担的时代的使命,这个机遇是靠我们几代人努力拼搏换来的。

张伯礼侄子 张硕:我心目中医生的样子也是来源于我的伯父张伯礼,他用实际的行动在告诉我们,中医不仅仅是用几味药物,也是一生的责任与担当。

张伯礼儿子 张磊:我父亲是大年二十九手受的伤,大年初三缠着纱布奉命奔赴武汉。在武汉新冠患者清零的那一天,正好是他72岁的生日,我想这应该是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高举“美国优先”大旗、奉行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的美国早已对制裁成瘾,肆意将制裁大棒挥向国际刑事法院官员,更是美国外交沦为“制裁外交”的真实写照。如此肆无忌惮地滥用单边域外制裁,只会一次次坐实美国作为世界“麻烦制造者”的角色。(聂舒翼)

像本届美国政府这样滥用单边制裁、以胁迫他国甚至国际组织的情况,在历史上非常罕见。过去两年里,除了不断加码针对伊朗、委内瑞拉等美国“敌对”国家的制裁,美国还把经济制裁的大棒敲到了盟友头上:维持对法国空客公司大型民用飞机征收15%关税;重新对加拿大出口美国的部分铝产品加征10%关税;以支持伊朗航空公司为由制裁两家阿联酋企业,冻结其在美资产……据吉布森、邓恩和克鲁特律师事务所统计,2017至2019年,美国政府对外国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超过3200项,而欧洲企业则成为美国单边制裁的最大受害者。

基于在全球经济中的核心地位,美国对世界各地企业或个人强行采取行动,美国也借此维护其在国际政治和经济领域的霸权地位。伊朗、委内瑞拉等美国的对手,日本东芝、法国阿尔斯通等跨国巨头,都是美国单边域外制裁的受害者;而美国近期持续不断打压华为,也是其滥用长臂管辖、实施单边制裁,从而维护美国技术霸权的例证。

该规范共有7条,包括各餐饮消费场所要通过张贴、放置、播放“浪费可耻、节约为荣”“光盘行动”“适量点餐、剩餐打包”等宣传标语、店内海报、视频;各餐饮企业要积极推行“分餐制、公筷制、双筷制”,引领顾客适量点餐、剩食打包;菜单要明示菜点分量,提供小份、半份餐食的可选服务;提倡剩食打包积分奖励,对剩食超过一定数量不打包者,增加餐余收费;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积极推广使用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的餐具;将“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作为餐饮行业从业人员岗前教育培训内容,把制止餐饮浪费融入企业生产、经营和服务的每一个环节。

“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张伯礼:武汉很冷,每个患者都偎在电热毯上,整个大厅几百人都偎在电热毯上,死气沉沉的。按照中医讲,这个精气神不行,我说得让他们锻炼。他们一锻炼,打了一套太极拳,也打嗝了,也出虚恭了,胃也开了,也愿意吃饭了,关键是病人之间开始有交流了,消除了恐惧,增强了信心。所以我们中医强调综合疗法,强调把患者从被动治疗转为主动治疗,这种主观能动性特别突出。

在张伯礼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中医药的作用体现在了新冠肺炎预防、治疗和康复的全过程,总有效率达到90%以上。

“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张伯礼:这是我二十几年前读《论语》悟出的一点道理,也正好和我们的医学教育,立德树人,作为一个医生必须得有高尚的医德相一致的。爱护生命、尊敬师长,爱护你的病人,这样才能说有高尚的医德。贤以弘德,就是好的人才可以培养高尚的医德。术以辅仁,你有了高尚医德,有了治病救人的决心,一定还要有精湛的医术,用高超的医术来展现仁爱之心。

该规范还要求,餐饮行业协会要积极配合政府部门促进餐饮企业行业自律,探索制定餐饮行业公约,完善餐饮行业评选树优机制,把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为衡量餐饮单位诚信经营的重要参考。建立餐饮浪费行为的举报投诉机制,形成制止餐饮浪费行业规范和强化监督监管长效机制。

实施单边制裁,是美国维持其霸权地位的重要手段。从本质上来说,国际制裁是由国际体系的不对称性决定的。美国之所以能滥用长臂管辖原则对外国个人或他国政府实施制裁,正是因为美国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具有强大的垄断性地位。这种垄断地位,使美国超越大多数国家法律实施所遵循的属地原则和属人原则,即便当事人不是美国人、不在美国境内或其行为与美国没有直接关联,只要其中任何环节与美国存在最低限度联系,美国司法部就要霸道“管辖”。

对于张伯礼来说,发展中医药事业,是他一生的使命,亲眼见证中医药能救人于危难,是他不曾改变的愿望。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张伯礼临危受命,在大年初三随中央指导组奔赴武汉。在武汉的80多天里,张伯礼和同事进驻江夏方舱医院,采取以中医药为主的综合治疗,截至“休舱”时,实现了“三个零”:564名患者零转重症、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80多天里,张伯礼和其他专家一起,指导中医药全程介入医治工作,先医心,后治病。

由于不分昼夜的高负荷工作导致胆囊炎发作,张伯礼在武汉进行了胆囊摘除手术。而术后的第三天,他在病床上又投入了远程会诊。张伯礼在武汉的这张照片,中间隔离服上写着老张的就是他自己,他左边写着小张的是他的侄子张硕,右边的另外一位小张,是他的儿子张磊。作为援鄂医生,当时他们三人都在武汉抗击疫情。

现在,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还是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坚持教学、坐诊和科研。在天津中医药大学的校长办公室,我们看到这样的一幅牌匾——“贤以弘德,术以辅仁”,张伯礼说这是他的座右铭,更希望成为每一个医者终生奋斗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