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卖房炒股亏掉278万再罚45万一个吃顿饭亏了80万罚款10万两个80后内幕交易“赔了夫人又折兵”

2月24日,广东证监局一纸处罚书揭开一项长达两年多的内幕交易。80后投资人袁斌押宝平潭发展重组,利用内幕信息卖房后买入平潭发展,不料亏损高达278万元,还被广东证监局罚款45万元。另一位80后沈渭东与袁斌吃了顿饭,也去买入了平潭发展,不但亏损近80万元,还被广东证监局罚了10万元。

利用内幕信息卖房加配资买入

袁斌同时“坑”了一位自己的“饭友”。

最终,两人虽然均出现亏损,但袁斌被广东证监局罚款45万元、沈渭东被罚款10万元。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2015年以来,平潭发展积极谋求产业转型,实际控制人刘某山拟转让其通过福建山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田实业)对平潭发展的控股权。2015年12月,刘某山与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李某在福州认识。因北京赛伯乐为风险投资机构,在互联网、医疗、教育等行业均有投资项目,而平潭发展有并购转型需求,双方就合作意向进行了沟通。

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正常的生活节奏,董金峰一家也不例外。1月2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在得知有医疗机构发生疑似新冠肺炎疫情消息时,他第一时间返回了工作岗位。

吃顿饭亏了80万还被罚10万

董金峰和同事们上岗前接受体温测量(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随着疫情的蔓延,涉疫医疗垃圾清运任务也越来越艰巨,面对这样的形势董金峰第一个提交请战书加入抗疫突击队,和其他队员一起专门负责涉疫医疗垃圾的清运工作。“我每天都会看疫情相关的新闻,看到那么多白衣战士都去了一线,自己也想为疫情防控做点事情。”董金峰说。

疫情暴发后,为保证医疗垃圾得到更加安全妥善的处理,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公司医废中心20多名员工主动请缨,成立了“抗战疫情突击队”,董金峰就是其中一员。

广东证监局指出,2017年7月21日,沈渭东与袁斌等7人聚餐。当晚沈渭东即在微信群中推荐他人关注、买入平潭发展股票;在次一交易日(7月24日),用“景某莉”证券信用账户融资大量买入平潭发展,并再次在微信群交流买入平潭发展的情况,明确提及该股票有“注资重组”概念,该信息与内幕信息的实际内容一致。平潭发展停牌后,沈渭东在微信中与他人讨论向袁斌打探停牌进展。

今年41岁的董金峰是北京环卫集团的一名医疗废物清运工作者,他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6个年头。

董金峰上车准备出发(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董金峰正在检查车况(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2017年4月,刘某山与李某最终一致同意由北京赛伯乐及合作方收购平潭发展控股权并将南丁格尔注入平潭发展进行重组的思路。

但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袁斌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陈某明每月通过见面、通话等方式进行联络接触,其中2017年6月6日,袁斌与陈某明在宁波见面会谈。此外,袁斌与陈某明存在大额资金往来,关系密切。

广东证监局指出,现有证据足以认定沈渭东从袁斌处非法获取内幕信息。一是沈渭东向他人建议买入平潭发展股票的时间、自己买入股票的时间,与同袁斌联络、接触的时间高度吻合。二是沈渭东与他人的微信聊天内容明确提及该股票有“注资重组”概念。三是沈渭东的陈述申辩意见及提供的证据证明,其具有向袁斌打听平潭发展停牌进展的意向。四是沈渭东关于其依据股吧信息及个人研究买入平潭发展的解释缺乏相关证据支持,不足以解释其于2017年7月21日与袁斌聚餐当晚通过微信群向他人明确推荐涉案股票、7月24日首次重仓买入涉案股票的行为具有合理性。

直到有一天,董金峰发现加班回家的妻子疲惫不堪,他询问之后才得知她每天要走访上百户社区家庭收集疫情数据,在妻子的反问下董金峰也说出了自己负责涉疫医疗垃圾清运的工作。夫妻俩得知对方都是奋战在疫情防控工作并没有互相埋怨,而是共同做好自身安全防护,避免给孩子带来影响。

简短来说,事情是这样的。

董金峰加入了抗疫突击队,然而提交请战书的事他却没有跟家人提起过,家人也不知道他在处理医疗垃圾清运的工作。董金峰说:“当时主要是怕妻子担心,所以没有和她说这事。”

2016年2月3日,平潭发展披露《关于与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公告》,对包括引入山东南丁格尔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大健康项目落户平潭等多个行业领域项目开展合作,山东南丁格尔主业为中高级护理人员职业教育培训。

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中介机构尽调等流程,2017年8月9日,平潭发展开市起停牌。2017年8月10日,平潭发展发布关于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称:山田实业正在筹划调整自身股权结构事项,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董金峰和妻子的自拍照(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广东证监局指出,上述7个账户中的非其名字账户,名义持有人与袁斌关系密切,账户交易平潭发展时系使用袁斌本人的手机、电脑委托下单,交易资金主要来源于袁斌,包括理财资金赎回、借款、房屋处置所得、其他股票卖出所得等。7个账户累计买入平潭发展股票706.47万股,买入成交金额合计3901.65万元,累计卖出368.05万股,卖出成交金额合计2054.45万元。截至2019年6月11日,经扣除税费后,实际亏损278.89万元。

从2016年4月起至2018年3月,袁斌一共动用7个自有或他人账户参与了平潭发展的买卖,包括在华泰证券、中信建投、浙商证券、广发证券、光大证券等券商处开立的账户。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沈渭东控制使用“景某莉”证券信用账户累计买入平潭发展股票48.55万股,买入成交金额合计273.2万元,无卖出。截至2019年6月11日,经扣除税费后,实际亏损79.2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即将实施的新证券法将大幅提升违法违规成本。如新证券法中,罚款倍数最高升到违法所得的10倍,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的固定金额罚款上限分别升到1000万元、500万元。同时补充规定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处罚条款。另外,为遏制账户非实名情况,对出借或借用账户的也可以直接予以最高50万元罚款。

出发前,董金峰对车辆消毒(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董金峰的妻子是一名社区工作者,疫情期间社区防控是基础环节,也是重要环节,今年大年初一,妻子便返回到工作岗位,参与到疫情防控中。同样是怕对方担心,她也没有和丈夫说起自己从事疫情走访的工作。

从操作来看,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上述账户存在交易平潭发展意愿显著增强的特点;并且袁斌在收到卖房款后次日立即用于买入平潭发展,又利用配资放大杠杆。其交易买入时点、资金调拨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时点基本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袁斌对上述异常交易行为不能提供正当理由或合理解释。

根据广东证监局的确定,平潭发展实际控制人刘某山拟向北京赛伯乐及合作方出让控股权并进行重组事项的信息在公开披露前具有重大性和未公开性,该内幕信息于2017年4月22日开始形成,公开于2017年8月9日。

陈某明为宁波赛伯乐的法人代表,被李某指派具体负责此项目,包括与平潭发展对接,策划交易方案及起草相关协议等。袁斌是宁波赛伯乐的重要投资人,并自2012年起在宁波赛伯乐任职,跟随陈某明学习、从事投资业务。

袁斌和沈渭东都是宁波人,前者1986年出生,后者1982年出生。

董金峰正在检查车况(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董金峰向公司提交的请战书(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