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业投资先行者——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创业、创新、创投缺一不可!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何剑岭    

1980年8月26日,在中国即将启动加速腾飞的关键时刻,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改革开放的时代主旋律下,深圳被确立为中国的经济特区。

据陈玮回忆,当时的创投机构都是采用投资公司的方式,包括深创投在内,都是直接用股本金(注册资本金)进行投资。这一模式的弊端在于,投资决策、激励机制、资金使用的话语权往往在出资最多的大股东手里,如果大股东缺乏投资经验与专业背景,则不利于开展专业化、市场化的投资管理工作。

2009年~2019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早期/VC/PE投资情况

一方面,A股启动全流通改革的方案在当时已探索已久,但在股权分置改革以前,非流通股不可以上市交易,对于上市前参投企业的创投机构而言,投资容易、退出很难。另一方面,当时施行的旧版公司法中,规定企业对外投资不能超过公司净资产的50%,剩余50%投资无门,企业资本利用受限,财富累积效率明显不足。再加上频繁的IPO暂停,创业投资发展举步维艰。

陈玮的第一站是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创投”)。在那个缺人、少钱的年代,民营创投尚未发迹,国资系创投还是主流,深创投也不例外。

德弗赖争顶落地时受伤,一瘸一拐退场,拉诺基亚替补出场。坎德雷瓦右路斜传被顶出,阿什利-扬左侧头球摆渡,卢卡库小禁区右角推射被泰拉恰诺腿部挡出!

深圳改革开放历经40载,中国创投发展也激荡了20年。

在深创投迎来创投转机

40年来,深圳在不同发展阶段诞生了一批又一批与技术进步和消费升级同步的全国乃至全球行业领先企业。

回看过往,陈玮坦言,尽管行业面临的阻碍仍旧不少,但深圳的创新之风早已让本土创投扎根,坚持改革开放会令中国股权投资获得更多机会,成就中国创投发展不远的辉煌。

“三来一补”企业在深圳的潮起潮退加速了特区产业结构的转型速度,特别是在各地政府开始效仿深圳模式陆续推出优惠政策吸引相关企业之后,大量“三来一补”企业开始从深圳撤退。

比赛在雨中进行。开场5分钟,埃里克森任意球在禁区内连续折射,泰拉恰诺将球封出后,卢卡库在门前3米处扫射又被泰拉恰诺封出右下角!坎德雷瓦右路低传被泰拉恰诺封出,巴雷拉禁区弧顶低射被泰拉恰诺托出左下角。卡斯特罗维利左路回传,里贝里禁区前沿转身低射被汉达诺维奇没收。

对陈玮而言,1999年是个极其不平凡的时间点。在这之前,他是兰州财经大学(原兰州商学院)的会计系主任,而在此之后,他的职业轨迹转向投资界,成为中国创投界的一名新兵。

事实上,股权流动一直被陈玮看作是“天赋企权”,股权分置改革后,股权流通不再受限,避免了资本市场过多的人为干预。但对投资机构的管理却不能完全按照“同股同权”的思路来做,彼时已是深创投总裁的他开始谋求转型。

在这个中国最有名的特区,根植于这个城市的企业和企业家都以改革开放、敢闯敢试、公平效率、包容多元这样独特的“人格”而耐人寻味。本周的每经头条,将走近这些深圳公司的董事长,倾听他们的真实心声,也体会深圳的成长脉动。

这也使得深创投从一开始就成为国内创投业的“标杆”,早期全国大约有100多家投资机构,累计管理规模不过200亿元,其中深创投就管理有7亿元人民币。但当时的政策配套尚不到位,尤其是在项目退出和相关法规的完善方面支持不利,整个创投行业并不具备市场化的赚钱效应。

彼时的深圳市政府采用“以退为进”的策略应对,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尽管这在当时属于探索阶段,不过陈玮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恰恰是深圳“敢为人先”,才使得今天的特区与众不同,也为创投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天赋企权”初衷再现

据陈玮回忆,深圳在20年前就为实现经济结构转型搭建了现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交会,为扶持民营高科技企业发展构建了不断完善的创新、创业、创投体系,成立了现在享誉行业的深圳高新投、中小担和以深创投为首的一大批创业投资管理和服务机构。

实践证明,高新技术产业已经成为深圳的第一大支柱产业。即便在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深圳高新技术产品产值仍达到了8711亿元,而在1991年,这一数字仅为22.9亿元。数据足以说明,深圳在20年前摆脱依赖低成本产业,转而向高附加值产业过渡转型是成功的。与此同时,辅以金融工具、政策的完善,当代深圳早已走出了以科技、金融为代表的自主创新之路。

深创投属于国企,但在陈玮的印象中,这家企业的市场化程度足够高,即便在他刚进入的时候,公司在激励机制上就允许员工跟投项目,允许业务人员获取项目收益分成,允许按税后利润的一定比例提取奖励基金。即使到了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在国有基金上还做不到按市场化机制管理和激励投资团队。

这使得深圳完善了高新技术产业和创业投资体系的发展,也为国际、国内创业者提供了良好的创业环境。从此,中国本土创业投资事业开始发迹,各投资机构也开始作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融入国民经济体系,开启了“金融促进科技、科技带动产业”的投资驱动新模式。

在履新之初,陈玮并非投资高手,尽管后来担任了深创投的总裁,但据他回忆,深创投在1999年创立时,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创业投资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业内人士不仅在投资素养方面积极“充电”,也在摸索适合于本土创投发展的规则与政策。

国米第18分钟错过进球,埃里克森左路斜传,卢卡库小禁区边缘头球击中右门柱!

佛罗伦萨(3-5-2):1-泰拉恰诺/4-米林科维奇,20-佩泽拉,22-卡塞雷斯/23-韦努蒂,88-邓肯(58’盖扎尔),5-巴代利(75’普尔加),8-卡斯特罗维利,29-达尔贝特(51’利罗拉)/63-库特罗内(58’库阿梅),7-里贝里(75’小基耶萨)

劳塔罗-马丁内斯、摩西、巴斯托尼、布罗佐维奇接连登场,换下桑切斯、坎德雷瓦、丹布罗西奥、加利亚尔迪尼。里贝里被小基耶萨换下。利罗拉反击分球,小基耶萨禁区左侧低传,利罗拉前点距门5米处推射被汉达诺维奇封出!两队最终0比0互交白卷。

转机出现在2005年,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在当年4月获国务院批准,允许非流通股上市交易;随后在新修订的公司法中明确,企业对外投资可以超过50%。从此,股权流动和退出的大门被打开,创投机构看到了退出的机会。

从学界到投资界,从老师到投资人,从普通员工到集团总裁,陈玮每一次身份的转变似乎都与中国创投发展的拐点息息相关。作为国内第一批创业投资人,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不仅具有改革开放时期青年一代的创业热情,更具有新时期的开拓精神。

下半时开始7分钟,国米再次中柱!卢卡库前场断球转身直传,桑切斯在门前14米处低射被泰拉恰诺一扑击中左门柱弹回,再被泰拉恰诺得到。里贝里禁区内做球,卡斯特罗维利在门前13米处推射被汉达诺维奇没收。

国际米兰(3-4-1-2):1-汉达诺维奇/33-丹布罗西奥(70’巴斯托尼),6-德弗赖(23’拉诺基亚),2-戈丁/87-坎德雷瓦(69’摩西),23-巴雷拉,5-加利亚尔迪尼(76’布罗佐维奇),15-阿什利-扬/24-埃里克森/9-卢卡库,7-桑切斯(69’劳塔罗-马丁内斯)

2009年~2019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情况

但彼时的深圳已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翻滚了近20年,特别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产业转型的提法就已经出现在特区,中国的创业投资氛围日渐浓郁,静待吹响本土创投发展的“集结号”。